设为首页收藏本站开启辅助访问 切换到宽版
注册 找回密码
查看: 57503|回复: 83

不可抗拒的跑鱼 一道别样的风景

  [复制链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2:43:4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宿公 于 2017-10-12 12:49 编辑

                                          不可抗拒的跑鱼  一道别样的风景


    钓友们聚一块儿唠起钓鱼经,“跑鱼”无疑是常新话题,一说起来,天玄地黄、眉飞色舞、天花乱坠,但在水边跑鱼那一刻,说实话却多是捶胸顿足、脑袋撞墙、心碎一地球啊。难得碰上一条大物结果给跑了,心里不上火?嘴唇不起泡?那份滋味,谁跑谁知道哇。

    跑鱼必有因,这是个蛮复杂的大话题,有钓技水平问题(抛竿过满了,提竿时机了、控鱼技术了、遛鱼门道了、抄鱼方法了,等等等等),有钓具问题(线粗线细了、钩大钩小了、钓组搭配了、伤线钝钩了、劣竿劣线劣钩了、或是好竿子不会操作造成断竿、好线好钩不会拴结造成折钩断线了,等等等等)……典型性跑鱼,非典型性跑鱼,总之是种大鱼各种跑,我伤害了你,却一笑而过,让你哭都没地儿哭去。

    跑掉的肯定全是大的,二斤的,到了钓友嘴里起码五斤以上,三斤的那就至少十几斤啦。也不能完全说是胡吹乱侃,我们不能剥夺人家想象的权利。但“跑的肯定大”虽是谑语,而“大鱼跑的多”却是不争之实。鱼越大,跑的概率越高,因为越是大鱼,对操控的技术要求越高,无数环节中这里那里出毛病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对钓具的要求同样也就越严,无数细节中这里那里出庇漏的可能性同样也会越多,结果就是:三斤的鱼可能10条跑1条,五斤的可能10条跑3条,15斤的可能10条跑7条,25斤的也许就10条跑9条了。

    如何才能不跑鱼?原因剖解与对策分析已然堪谓“海量”,我本人就写过《跑鱼五问》《防切线攻略》等等多篇专文,《遛鱼十句真言》什么的也看了不少(保持安静、缓缓站起、举竿向上、带鱼出窝、柔字当先、适时弃竿、耗其体力、迫其呛水、C形入抄、抄把向上)等等等等……可是说实话,这都是针对“常规”跑鱼而言,而真正跑掉的大鱼,许多就是没有原因可分析、没有对策可解决、你跟它没有任何道理可讲,一句话,那压根儿就是不可抗拒的!谁碰上谁跑,根本你就不用研究!

    这样的跑鱼我碰上过两回。
    一次是在一个水库。另一次,还是在一个水库。
    两个水库都是多年未干过的老库底子。
    一次是朋友陪他父亲去钓鱼,我一道跟着去玩。朋友是个模范孝子,对父亲那是没说的。那时候海竿刚入国门,朋友就花了两个多月的工资为父亲添置了四根进口海竿和四只进口轮子。朋友是驻兵工厂的军代表,也就是派驻在军工企业负责武器订单采购、监督军火制造质量的军方代表,军官的薪水应该不算低,我的工资就一直让同学等同龄人羡慕,但那时进口海竿进口渔轮是稀罕物件,价格令人咂舌。新添了海竿要开光,一行人就去了。那时还没有商品饵,钓饵都是自制,苞米面蒸熟了,兑点白糖香油红豆沙什么的,揣得软粘,爆炸钩捏成“五角星”饵砣,每个角里面埋一个钩,钩尖朝外,一两斤的鱼吃饵咬一个角,四五斤的鱼嘴大能咬两个角,再大的鱼上了十几二十斤,可能就整砣吞进了,很好用的。四根海竿,一上午上了十几尾鱼,大小不等,玩的还算嗨。
    到了中午,碰上玩不转的时候了,中了一尾大鱼,海竿根本抬不起来,竿线嗡嗡响着,就是一个劲往里拽,朋友父亲抱着竿拼力往后坐,裤裆都挣裂了也“坐”不住,眼看人就要被拖入水。情急之下,朋友接手拼力一撅竿,线猝然塌下来,鱼去竿空。原来将集团钩的脑线拉断,六枚钩带走了三枚。那鱼估计怎么也得有三四十斤以上。我问:“鱼要线时洩力怎么不出线?”朋友父亲茫然看我:“洩力?什么洩力?”我过去一看,原来轮子上的洩力拧得死死的,这蜀黍根本不知道那个机关为何物。
    洩力没出线,还算常规跑鱼吧。
    我帮着把洩力调好,再次打进去。
    下午又上了几条鱼,赶上鱼大,一要线,洩力就出几米十几米线,鱼要不动线了,就接着往回摇,蜀黍笑逐颜开:“洩力这玩艺真是个好东西矣。”
    到了傍晚,再次遭遇了玩不转。蜀黍这把倒是能抱住竿子了,可是光抱住竿子有什么用?鱼根本控不住!洩力一个劲就是出线、出线、出线……那份力道,用“猛”已不足以来形容,如果能找个最准确的字,那就是“蛮”!不紧不慢、不急不躁,慢悠悠地就是往里走,真跟一头蛮牛一样一样的。朋友一劲喊:“快把洩力紧上,赶快拧死!”我说:“别动!千万不能拧死!” 蜀黍叫:“那它一个劲出哇!”我说:“就得叫它出!拧死就完!”
    于是,就只能眼睁睁看着轮子出线,不急不慢地往外出,五十米…… 一百米…… 一百五十米…… 轮子上三百米线眼看出尽了,一旦线出尽,结果只会是一个:如果人不想被拽进去,就只能撒手、听凭竿子扬长而去。鱼是肯定拿不住了,剩下的,唯有保住竿子轮子吧。蜀黍的一个钓友手上正夹着一支烟,我朋友喊他:“快点!烫线!”那位蜀黍走上去,将烟头伸向了鱼线。两位蜀黍当时的眼神对接,让我深深地感悟到了人世间何为“痛惜”、何为“无奈”。
   那条鱼(那头“蛮牛”)逍遥而去,不回头地走了。朋友父亲和他执烟头的钓友一屁股坐在地上,目色失落,一如苍茫水天。
    这鱼得多大啊。
    一旁卖呆的当地人说话了:“里头大家伙大了去啦!去年水库雇的捕鱼队,二三十斤的大鲤大草、六七十斤的大胖头鱼,大网一船一船地拉。后尾网破了,撞的几个破洞你猜多大?都一米多!你想想。”
    不用想了,还想什么啊,这样的鱼,谁能拿得住?没人。

    另外一次,年代就更久远了,还是没有海竿的时候呢,那阵儿老钓家玩水库,全是“撇大砣”“甩大线”。那次我是跟我的“入门师”一道去水库作钓,师父钓点选的有点邪性,好多窝鱼的砬子头不选,好多舒适驻人的净水沙滩不选,偏选了一处荒草坡子,这也还罢,坡沿上还有个坟,说新坟吧,癞痢头一样长了些枯草,说是老坟吧,坟头上又搁个大破盆,盆里明明装的是新土。坟根上还有个尺余的半塌窟窿,黑洞洞地看不出多深,通向坟里边(或者说是从坟里头通向外边)。那晚月黑风高,我坐在岸边,水边不时有什么东西出溜出溜地跑过,拿手电一照,眼睛通红,是老鼠,不是那种小田鼠,个大,都有黄鼠狼子那么长。但真正让人害怕的还不是它们,而是身后的坟包,坟窟窿那儿总觉着好象有动静,让我一阵阵地竖汗毛。
    太吓人了。
    我师父啥也不怕,整个啥事没有。可也难怪,他是保卫干部出身,在我们军区空军保卫科长位子上退役,腰上别了一辈子枪,什么场合都见过,先天后天都是个不惧邪不怕鬼的人。
    天黑后,我师父去远处跟他另一伙老钓友聚一块儿喝了点小酒儿,晕晕乎乎地回来了,晕晕乎乎跟他一块儿回来的,还有个胖厨师,这老兄十分仰慕我师父的钓鱼技法,说愿意过来一块儿就伴。坐不一会儿,他说要拉屎,我师父说:“下车你不刚拉过吗!”厨子惭愧笑笑:“吃的多拉的多,胖人,没法。”我师父说:“远点,上后边树林子拉去,别薰得慌。”厨子说害怕。我师父说:“怕啥,瞧你点出息!走,我陪你!”地们走了。不知是厨子便秘还是怎么着,半个多点他们也没回来,我自己一个人,越呆越觉身后坟包瘆得慌,赶紧钻进帐篷拉上门链躺下了。
   
    师父回来了,喊我,说该巡遍钩了。我从帐篷里出来,说我巡过了。厨子从兜里摸出条大豆虫来,足有手指头粗,肉乎乎的绿色,是他在树林子里大解,打着手电逮到的。师父伸手刚想要,厨子一扬胳膊给撇水里去了。师父照屁股一脚:“你个败家玩艺!这东西最是钓大鲶的好饵物,还给撇了。”厨子惶笑:“我再给你逮去。”师父说:“逮个屁!那么好逮啊,好不容易的。算了,睡觉!”酒后困意上来,师父已睁不开眼,说着话在水边荒草坡躺下,没有可枕的东西,躺的不舒服,便挪了挪身子,将头枕到坟包那窟窿沿上,这回躺的挺得劲,我回到帐篷后不多久,外边已然响起了他和厨子的唿噜声。这半宿觉,外边水边老有轰隆轰隆的炸水声。天亮后问师父,师父说:“是大鲶鱼抢岸捕食老鼠。”天哪,多大鲶鱼能吞噬那么大个的老鼠!师父说:“老鼠算个啥,我见过水面野鸭游着游着一个大水花就没了影,没的商量,大鲶鱼干的活。鲶鱼大了,很残暴的。”我说:“是,国外解剖巨鲶,腹中有发现人躯残体的。”师父说:“这湾子是个鲶鱼窝,下回来这,专钓大鲶鱼。”

    “下回”我未能同行,是厨子他们随我师父一起去的。听说他们想逮老鼠作钓饵,却没能逮到,别看那东西傻头傻脑在水边出溜偷鱼饵吃,真想逮它了,比他妈猴都精。没办法,厨子故伎重演,上他拉屎的地方去抓大绿豆虫,费挺大劲只抓回一条来。我师父拿棉线绑到巨钩上(不穿钩是为了虫子不跑浆),然后便抛钩入水。人们说,等会儿睡着了,咬钩也不知道啊。厨师连寻思都没寻思,将缠鱼线的大线板子绕了几绕,拴到脚脖子上:“鱼咬钩一拽,我就知道了。”一伙人沉沉睡到不知什么时辰,迷迷糊糊觉得身边好像有动静,扑愣坐起拿手电一照,发现少了一个人,厨子没了。赶紧照水里,黑古隆冬看见只有两只手露于水面舞扎。赶紧发声喊,几个人不及脱衣扑嗵嗵跳进水里,扯头发拽领子将厨子拖上岸来。手忙脚乱,赶紧急救!脸朝下,架到膝盖上往外控水,“呛着没有?”“肺子里进了水没?”……唯我师父,第一件事是顺着厨子脚脖子摸钓线,摸着钓线一拉,沮丧地一屁股坐地:“完了,跑了。”
    钩线上已空。能把一个二百多斤巨肥毫不研究地拖进水,那鱼个头明摆着不用核计。唉,跑了!
    厨子一把搡开抢救者,坐起来“啪啪”这顿拍大腿:“怎么它就跑了啊!”
    想想巨鲶腹中的人躯残体,厨子囫囵着拖上来没缺胳膊少腿应该算拣着。这帮人有点顾鱼不顾命?对这类钓家,不能依常理去索解,他们是天地之间另类人。

    我不想去解析他们的思维,这里我只想说:有些跑鱼是无法逆料的,更是无法逆止的。遇到这样的跑鱼,我们不必去剖解原因 分析对策,因为原因明摆着,对策根本没有!该跑的只能让它跑,想不让它跑只会是螳臂挡车、痴人说梦。沮丧懊恼愈发就大可不必,让该来的来,让该去的去,听凭自然,是对世界最大的成全。这种“不可抗拒”的跑鱼遭际,不是随便哪个人都能遇到的,它何尝不是我们垂钓人生一道别样的风景?
    我曾与一位正直的老警察一起钓过几次鱼,他叫“烟波钓徒”,他讲过一个小花絮:某日,他和几个朋友一起在水库钓鱼,其中一个玩手竿的新科菜鸟,独自绕过砬子头跑另一边湾子去钓,不一会儿,这主儿既兴奋又紧张地跑回来,满脸潮红、都有些结巴了:“我、我刚才跑了个大的。”众人忙问:“能有多大?”答曰:“能有……三斤二两!”
    此后这便成了我们的“标配”,凡跑掉的鱼,皆“三斤二两”。


评分

参与人数 17鱼币 +848 金币 +10 收起 理由
闲钓春秋水 + 50 精彩文章!
老陶 + 50 + 1 精彩文章!
跑鱼主线 + 50 + 1 精彩文章!
惊涛拍岸 + 50 + 1 精彩文章!
小黑426 + 48 给力好久不见宿老的神帖了
老邹 + 50 + 1 精彩文章!
遂川老周 + 50 + 1 赞一个!
子赫 + 50 精彩文章!
幸福5127 + 50 + 1 说的真好
湖吃海河 + 50 很好,支持!
2016ˉ青青河边 + 50 精彩文章!
54bigbird + 50 精彩点评
东北老渔翁 + 50 精彩文章!
扎龙钓手 + 50 + 1 不是一般的精彩!
nvgui8000 + 50 + 1 又见宿公老师精彩篇
蝰蛇585 + 50 + 1 精彩文章!
荒食 + 50 + 1 精彩文章!

查看全部评分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3:31:22 | 显示全部楼层
坐下慢慢看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3:59:02 | 显示全部楼层
宿公,那败家玩意撇的大豆虫是啥东西?

点评

一种手指粗的大绿虫子,吃树叶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14:27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4:07:2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的撰文,跑鱼人人有过,各种沮丧各种无奈,最最忘不了的和每每津津乐道的都是跑鱼的那些故事~

点评

年头攒故事。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14:2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4:24:51 | 显示全部楼层
看老师傅写的文章就是有意思啊!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4:25:58 | 显示全部楼层
本帖最后由 宿公 于 2017-10-12 14:41 编辑
荒食 发表于 2017-10-12 14:07
精彩的撰文,跑鱼人人有过,各种沮丧各种无奈,最最忘不了的和每每津津乐道的都是跑鱼的那些故事~

年头攒故事。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4:26:50 | 显示全部楼层
虽一个图没有,可就如身临其境般激动。

点评

还好,没满嘴起泡。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14:35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4:27:07 | 显示全部楼层
喝9泡8 发表于 2017-10-12 13:59
宿公,那败家玩意撇的大豆虫是啥东西?

一种手指粗的大绿虫子,吃树叶的。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4:33:11 | 显示全部楼层
宿公好文章!希望再有精彩的片段。

点评

谢谢喜欢。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21:14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14:35:39 | 显示全部楼层
东东哥 发表于 2017-10-12 14:26
虽一个图没有,可就如身临其境般激动。

还好,没满嘴起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5:11:2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临其境!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5:48:0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头像被屏蔽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6:18:5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6:19:49 | 显示全部楼层
感谢宿公的精彩分享!

点评

谢谢鼓励。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21:10
来自安卓客户端来自安卓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6:31:38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口气读完宿公老师的精彩篇!

有一次在龙屯水库夜钓,同伴们都歇息了就我自己在钓,半夜时分诱来了一群鱼,抛竿入水,漂动就提,结果嗡嗡的连跑好几条,最终静心守钓,一个顿口终于逮着一条,于是我掏出方便秤称了起来,有同伴听到动静来看看说;窝里还有鱼呢继续钓啊!我说:不钓了,逮一条足以!

后来捋顺一下,就是竿子抛的太满了…

逮住那条十斤过点儿,五米四战斗鲤

点评

老魏故事也很多。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21:15
跑的都是十三斤二两的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19:46
来自苹果客户端来自苹果客户端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19:46:35 | 显示全部楼层
nvgui8000 发表于 2017-10-12 16:31
一口气读完宿公老师的精彩篇!

有一次在龙屯水库夜钓,同伴们都歇息了就我自己在钓,半夜时分诱来了一群鱼 ...

跑的都是十三斤二两的

点评

不许乱涨秤!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21:1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7-10-12 20:58:34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看得个惊心动魄

点评

能让人看得下去,我心便慰。  详情 回复 发表于 2017-10-12 21:18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10:44 | 显示全部楼层
蝰蛇585 发表于 2017-10-12 16:19
感谢宿公的精彩分享!

谢谢鼓励。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14:32 | 显示全部楼层
冰城 发表于 2017-10-12 14:33
宿公好文章!希望再有精彩的片段。

谢谢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楼主| 发表于 2017-10-12 21:15:03 | 显示全部楼层
nvgui8000 发表于 2017-10-12 16:31
一口气读完宿公老师的精彩篇!

有一次在龙屯水库夜钓,同伴们都歇息了就我自己在钓,半夜时分诱来了一群鱼 ...

老魏故事也很多。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点击按钮快速添加回复内容: 支持 高兴 激动 给力 加油 淡定 生气 回帖 路过 感动 感恩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辽宁钓鱼论坛|辽钓网|辽宁钓鱼网 ( 辽ICP备09010779号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2001-2013 Comsenz Inc. Design by 999test.cn

GMT+8, 2017-12-11 15:29 , Processed in 0.826802 second(s), 108 queries , Gzip On.

  合作联系电话(微信号):13019367668 (早7点前-晚7点后谢绝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