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宁钓鱼论坛|辽钓网|辽宁钓鱼网

 找回密码
 注册
查看: 85649|回复: 27

绝对精彩之三道岭激战四天三夜------品绿听蓝(不会转发一点点粘过来的希望大家喜欢)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2-12-13 15:22: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李老大 于 2012-12-13 16:43 编辑

三道岭水库位于大石桥与海城的交界处,离海城只有几十公里,线路海城-八里-英落-烟台-三道岭水库。是一个狭长的水库,大坝在南。这里风景优美,环境舒适,西面群山环翠,东面是绿草成片。

话说海城有个大钓鱼的,人们都叫他大前子,最擅长的就是海竿库钓。他表哥在西柳跑线,家里有几十辆车,他的工作是负责车辆事故的处理。因为他平时时间不多,所以熟悉他的人也不多,他最好成绩是在上英水库蹲守两周,单日二百斤鱼获,都是二十左右斤的草鱼。此人钓法强悍,鱼获从来就没少于过几百斤。六七年前的一个夏夜,笔者因为做教育工作。正好放假。到离我家比较近的鱼店买食,就是二中那家鱼具店,老板姓王,大前子与老板关系不错,大家正在店里神侃,说是三道岭水库上草鱼了,都是用手竿,二三斤到五六斤不等。

这时候,店外来了一辆皮卡,风风火火进来一位三十五六岁的人,要买十包十四号的伊士呢大钩。并且问老王,哪个水库现在比较好钓,准备搭个伴去玩几天。老王介绍了三道岭的情况,上草鱼了,虽然不大,但价格便宜,一把海竿五元钱,没错,就是五元钱。大前子说:“鱼小了点。”第二次问老板有没有跟他一样敢干的选手,结个伴一起去。七八个钓友都因为没时间,老王说:“常老师放假了,估计能有时间。”正中下怀,马上就答应了。下面就是我俩的对话,大前子问:“有帐篷没”“有”,“有救生衣没”“有”,“有船没”“有”。“有老玉米没”“有二百斤”,最后把我给问乐了,告诉对方:“除了没卡车,什么都有。”最后一拍即合,说好人吃的东西全由他买,两人分担。明天中午十点出发。

一上午的准备,十点整,他开着车准时来了。好家伙,一麻袋的玉米,两百升的大桶,装满了水,军用帐篷,煤气罐,锅碗,再把我的东西装上,整个皮卡几乎就要满了。

车上一共四人,大前子,我,鱼店老板老王,还有一个小伙,是大前子的手下。

一行四人,杀气腾腾地直奔三道岭水库而去,到了英落市场,又买了几斤猪肉,用盐杀上,买了点青菜,花生米。

一路上,大家分析了钓场的情况,西面是手竿钓场,海城的钓友就是在这里发现的草鱼群,但这边的路很难走,非常的狭窄,并且左侧临水,很危险。东面是柏油路,大草滩子,并且有利于搭帐篷,根据我们的判断,由于草一直延伸到水里,所以估计草鱼很可能在东面更多。于是决定到东面去钓,如果效果不好,第二天再移到西岸。因为这里虽然来钓鱼的人很多,但真正会钓的却不多。所以鱼上得很少。十一点半左右,到了地方,找到库主,说好先钓两天,竿随便抛,给了一百元,库主划着船就走了。

往下搬东西,支帐篷,正是伏天,每个人都搬了四五次,累个满头大汗,屁滚尿流,到了三点多钟,总算是安排停当了。两个帐篷,一个大雨搭子,一座农家小院拔地而起哈。

接下来,就是测试水深,准备打窝子了。大前子给船充气,然后测试水深,我跟小伙用镰刀割草,老王准备大网袋,绳子矿泉水瓶,夜光棒,石头。大前子选择了偏南,离岸一百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做窝,水深四米左右,准备送线,我选择了北面离岸五十米左右的地方做窝子,水深只有两米多点,抛竿钓。两人轮流划船,把定位标安好,玉米,青草兜,豆饼,都给干进去了。

玉米每个人扬了二十多斤,没敢多打,怕不上鱼,第二天好换地方。诱料大前子用的香草和玉米面,我用的甜酸味的酿玉米。五点左右,大前子的十把海竿,我的四把海竿先后入水。

饵料嫩玉米,小药泡玉米,商品玉米豆,还有酒泡玉米,因为不知道这个水库的情况,所以每竿一样食,哪个好用再决定用哪种

排班做饭,当天晚和第二天我做,然后依次轮换。当天晚上,火腿肠,花生米,鸡蛋西红杮,大米饭。

由于一下午的忙活,每个人都很累,三个人都躺在椅子上,光着膀子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锅里放上豆油,花生米放进去,正炒着呢,听我这面铃响,抬头一看,线塌腰了,一个箭步冲出去,提竿中鱼,摇轮收线,挺有劲,这时候三人都像打了兴奋剂,全从椅子上弹起来了。鱼顺利的抄上来,是条五六斤的草鱼,俱大喜,没想到鱼这么快就来了。一般情况,怎么着也得等一两天啊。把鱼放入护子里,我的另一竿又犯了,海竿弯得挺厉害啊,大前子摇着轮,喊道:“这条至少得有十来斤啊。”近前一看,是条大鲤,彩色金黄,太招人稀罕了。不对,怎么一股糊味,这才想起来,花生米还在锅里呢,四个人全关注鱼了,这碗花生米让我给炒得,黑呼呼的。只好倒掉。看了看竿子,酒泡玉米,嫩玉米,咬的这两把竿子,全部换食,一钩嫩玉米,一钩酒泡玉米。

得,重新炒吧,这边我炒菜,三个人把椅子全移到我的竿边,三个人,六对眼珠子,直勾勾地盯着竿梢,就在炒菜的过程中,四把竿子全犯。三个人抄鱼的抄鱼,摇轮的摇轮,我这边炒菜,这通忙活。都是三四斤的草鱼,“吃饭了”,没人理我,全坐竿边上等着。五分钟,不咬,十分钟不咬,倒上酒,四个人开始吃饭,眼睛全都盯着我这四把竿。“奇怪,我都没想到离岸这么近能上鱼”大前子说,“也许这里没人钓,也没人做这么大的窝子”我分析着。酒足饭饱,再没动静了。

七点左右,老王店里有事要回去一趟,把鱼放纺织袋里让他全部拿走。老王有点不好意思,我说:“照这么个咬法,明天止不定钓多少呢”小伙开车送老王回海城,我和大前子在这里守着。大前子问我“你放的诱饵是啥东西”“用酒酵母香精泡的玉米,一年了,又酸又甜又臭,我都不想用了,本来准备丢掉的”歪打正着。这次用上,效果惊人。

这个季节,玉米已经长得有一人来高了,我这边收拾碗筷,大前子又劈了两大捆的玉米叶子,送到他的窝子里去了,感觉这年轻的老库钓,心里多少也有一些急了。天渐渐的黑了,蚊子出来了,穿上长袖,点上香,繁星点点,草儿的香气,虫声呢喃,难以言表的感觉在心里涌起,做个钓者,真他MA的幸福死了。说好了前半夜我守着,后半夜他守着。寂静的夜蕴藏着汹涌的杀机,与大鱼的搏斗即将开始。

大前子穿进了帐篷,一会的功夫,便呼呼的睡着了,也真的累了。各位经常驻库的钓友知道,守夜不是客气事情,而要保持体力。一阵阵的睡意也向我袭来,喝点茶水,点了支烟。打开头灯,得把营地周围的草清理了,怕晚上蛇之类的动物过来,虽然随身带着季德胜的蛇药,还是不被咬的好。顺便准备一下明天的窝料,拿起镰刀,割了两捆草,里面放上石头,用绳子捆上。这时候,隐约听到自己竿子的铃声,很轻微的响了一下,接着就没动静了。头灯一照,线塌了,马上提竿杀钩,摇轮,分量不大,三斤左右的草鱼,抄鱼入护。再次抛竿入钓点。继续割草,又割了两大捆,放在船边。一直没有信号,周围不时传来夜鸟的叫声,鱼的翻水声,打开头灯,顺着钓位向北走了一百多米,我KAO,近岸的水里,一群一群的大鲫,一尺来长,头灯一照,就是一股烟,向深水里游走,整个东岸,水深不到半米的地方,全是大鲫鱼,有点后悔没带手竿来。这时候,南面的湾子里传来巨大的翻水声,又向南走,蹲着等一会,再次传来翻水声,打开头灯,大白条子疯狂窜上水面,水里肯定有大鲶鱼啊。泥鳅也没带,竿也腾不出来,下次来再说吧。

过一会,铃声再响,又上了条小草,只有不到一斤的样子。扔水里,放生吧。寻思着,真他MA奇怪,鱼越钓越小哈。大前子那十把竿子一直没动静。他的夜光棒齐刷刷的,像夜晚的五环一样。各位看官,你道怎样,原来我的竿梢是铃,大前子的是内蒙钓法(这是他自己说的,我也不知道对否,但夜钓确实先进)。他用的是大号夜光棒(长约五十公分,小指粗细)弯成环,挂在夹子上,然后小夹子夹在最下过线环底下的线上,大鱼咬钩要线,夜光环脱落地上,回线,夜光环也掉地上。

十一点左右,大前子从帐篷里钻出来,“常老师,你睡会吧,我守着”告知明天早上的窝料准备好了,周围的草也平呼完了。“上鱼没”“只上一条小草”钻进帐篷,拉上蚊帐口,身子一贴上厚厚的防潮垫,可怜我这老腰唉,这才感觉到累,一会的功夫进入了梦乡。。。。。

不知道睡了多久,隐约听着有人喊我,“常老师,快起来啊”声音越来越大,“快起来帮忙啊”,

声嘶力竭的喊声传来:“常老师,快起来帮忙啊,上大鱼了。”一个激泠,睡意全无,钻出帐篷,打开头灯,大前子提着三米六的迪佳勇士,弯成大弓,线轮嗞嗞的响,只见他紧了紧轮,向回收线,“快准备抄网”大前子急声喊着,“急啥”“肯定是草鱼,只要我溜到近前,一家伙就得上来,否则就乱线了”我回答着“放心吧”拾起抄网,不好,大前子最北面的环掉地上了,提竿中鱼,弯成大弓,摇轮收线,鱼不小,这下可好,谁也照顾不了谁了,他也看到我的情况,两个人一声不响,吭吃吭吃光顾着自己摇鱼,这时候,我南竿铃响了一声,接着就听着线轮嗞嗞的出线声,举灯一照,竿梢几乎已经进水里了,调了一下手里竿子的泄力,一步窜过去,杀钩,放下竿子,又跑回这边,当时也没想别的,只知道十把竿子乱线的话,就完了,我的竿子少,也乱不到哪去。两个人根本做不到三个人的活,大前子用力摇着轮,嘴里喊:“我CAOMA的,要不咬,一口不咬,要咬还全咬”我哈哈大笑,这不都盼着来鱼嘛,这时候我的鱼已经越来越近,回身拿起抄网,调紧泄力,果断出抄,是条十来斤的草鱼,提着鱼走向草滩,问道:“大鱼护呢。”“在煤气罐后面呢。”“不好。”听到这个声音,回头一看,紧挨大前子的另一竿子也犯了,泄力稍紧,竿子一个撅腚,大前子一脚踏住,我一步窜上,起身提竿中鱼,大前子提竿往南走了十来米,靠我抄鱼,基本没这可能了,好小伙,这时候显出了大钓的技术精湛,只见他提着竿子,顺着泥草的方向,利用草鱼回走的力势,顺劲提上了岸,一下子扑鱼身上了。连鱼带人,一起掀到草地上。回头就向我那把竿子

跑,提竿中鱼,“肯定不是草鱼,向南横着走,死沉死沉的”,我是不敢用竿拉鱼上岸的一招哈,抄网伺候,这条又抄上来了。大前子喊:“你来溜这条,我放鱼护”就见他脱光了衣服,穿上救生衣,光着腚,一直到齐胸,才把大鱼护放进去。回头拿起抄网,在我身边等着。“鱼护咋放那么远,一会不费劲啊”“明天库主要是看到鱼的话,以后还能五元钱一竿吗?”大前子冲我狡猾的一笑。心说,这老小子,不愧是道上混的,真有主意哈。大鱼上岸,是条十多斤的大红毛鲤子,大前子也不嫌费劲,提着抄网,放大鱼护里了。夏天的夜晚,水里倒是满热乎的,但人一上岸,还是有点冷,“赶快换上衣服”我说。大前子正换衣服呢,夜光环又掉了,提竿中鱼,抄网伺候,还是十斤左右的大草。一会铃响,五六斤的鲤子。从一点多钟到三点左右的时间里,他的十把竿子犯了八把,全是十来斤的大草。我的四把竿,咬了三口,两鲤一草,但草鱼只有五六斤。深水有大鱼,此话当真不假哈。我把四把竿齐齐的打进去了。大前子的竿子七零八落,两个人累得只有在原地喘气的份了,再没力气送线,一百五十米啊。想着都头疼。两个人躺在椅子上,各点着烟,半个小时,一句话没说,估计心里都在想,可别再咬了。我几乎一夜没睡,困劲又上来了,大前子说:“你再睡会吧”“这回可别喊我了,自己搞哈,六把竿全犯,也自己搞。”钻进帐篷,定上手机闹钟,一会就迷呼过去了。

七点左右,闹钟响了,爬起来,出了帐篷。太阳已经很高了,夏天亮得早哈。向水面望去,远远的一艘小船,在水面荡漾,大前子把船划到近前,“窝子已经补完了,还有四竿线没送完”“你咋没穿救生衣呢?”他也不太会水,估计给忘了,这通后怕。“这四竿线我送吧。”划了两个来回,把线送完了。回头准备做饭,一看,两碗扣着,打开是面条,感情他已经做完饭了。已经吃过了,拿起筷子,面条辣椒酱,这个顺溜哈,这个好吃哈,饿坏了,吃了这辈子最香的一顿饭。收拾完碗筷,就见大前子在北面六七十米的地方下水了,一会从水里捞出个东西,黑呼呼的。再向北走,一会又捞出个东西,有大碗大小,黑呼呼的。大声喊:“干哈呢。”“捞宝贝呢。”走到近前,这才看清楚,原来是大蛤。原来这东西晚上靠岸,你只要顺着泥沟踩着向前走出十几米,就能捞到。东岸这东西着实不少,一会就捞了二十多个。

这时候有些内急,赶快回营地,拿上手纸,走到离钓位三四十米远的玉米地边上解决问题,舒服地蹲着,山前雨过,哈哈哈哈。继续蹲会,隐约听到铃响,抬头一看,竿梢已经入水,轮嗞嗞地放线。提上裤子就往钓位跑,收紧泄力提竿,没提动,紧接着,水面炸个大花,马上打开线环,顺竿,再摇,鱼向北窜,劲头十足,大前子站水里向这边看着,没动地方。五六分钟,一条大鲤子摇晃着过来了,正想回身拿抄网,唰的一声,鱼已经被抄上来了。不知道啥时候,大前子已经在我边上等着了。断断续续地上了几条小草鱼苗子,都给放了。

十点多钟,山路上传来车声,回头一看,一辆皮卡,两辆大吉普子。下来十多号人,前面是鱼店老王,还有四五个熟悉的钓友,跟着来看热闹的,还有四五个人,不认识。手里全都拿着东西。哦哦,仔细一看,里面咋还有女的,原来是大前子的媳妇。东西都放到帐篷里,我挨个一看,乐了,中午不用做饭了。烧鸡、猪脚,大西瓜,炒菜。我KAO,准备的这个全呵。“钓得咋样。”“不怎么好”“钓了多少”“不到二百斤鱼”哦哦,都以为我俩吹呢,拿出一条十来斤的草鱼,准备中午炖了。一看到鱼护,好家伙,这群人眼睛全直了。因钓费过于便宜,没人会想到能上这么多的大鱼。这一钓,引得海城几十号的钓友前来,三道岭水库也在这年十分热闹。这通喝啊,个把小时就能咬一口,间或上鱼,谁逮着谁拽,酒足饭饱,把十几条鱼装了两纺织袋,大前子的朋友拿走了。老王也跟车回去了。

水库只剩我,大前子,还有开皮卡的小伙三个人。大前子拿出大蛤,挨个用铁锹弄碎,“你要吃吗”我问“不,一会打窝子里试试。”弄了两盆蛤肉,大前子问我打窝不,寻思着鲤草这个季节还是以玉米为主,没要,大前子统统打自己窝子里了。

这一蛤肉窝,打出夜钓惊魂,险些把大前子吓出了一身大病。

四点多钟,到做饭的时候了,晚上的菜就很简单了,中午的烧鸡,猪脚等还剩着呢。炒了点花生米,弄了三袋方便面。三个人喝着西市的大米散白,边聊边吃。这时候,山路上传来突突的摩托声,库主从玉米地走下来。问明天还钓不钓了。“再玩两天吧”大前子又交给老板一百元钱。“钓得怎么样?”老板问,“不太好,鱼太小了,那不就那几条。”老板看了看小鱼护里,三四条几斤重的草鱼。“这个库可有年头了,水从来就没干过,只有十几年前,旱得最厉害的一年,鱼都集中到坝西的一个大深潭子里,大的我见过那年都有二十多斤呢。”老板说,热情邀请老板喝点,农家人很实在,跟着喝了几杯,然后就晃晃悠悠的走了,临走的时候告知,再钓的话,可以再便宜点,八十元就行。

傍晚,西边的云彩有点重,返北风了。伏天的气候变化莫测,水库的气候更是自成一个小环境,收拾东西,以防下雨。大前子的帐篷和雨搭都是军用的,我的帐篷质量也相当好。他两个收拾东西,准备补窝换食。我把帐篷的排水沟又仔细的检查了一次,地钉重新牢固一下。

天渐渐的黑了,一切都准备停当。风停止了,小雨时下时停,雨雾濛濛,对岸农家的灯火时隐时现,三个人不时的弄口小酒,天气很凉爽,感觉像神仙一样,远离世事,也许这就是钓者追求的一种境界吧。

鉴于昨天晚上的鱼情,让小伙守头半夜,我跟大前子守后半夜。两人钻进帐篷,不一会,渐入梦乡。

十二点左右,我跟大前子相继醒来,准备换小伙休息。“咬没?”我问,“上了四条鱼,都不大,四五斤。”再看我的竿子,齐齐的摆着,大前子的竿子,四把已经收拾上岸了。“深水怎么上这么小”我随口道,“不是,你的咬了三口,老板的竿子咬两口,有一条没弄上来,那几把竿子乱线了”小伙支唔着。有我这个年长的在,大前子也没说什么,告诉小伙早点休息吧。十把竿子,在岸上四把,中鱼的几率减少了百分之五十,是个钓鱼的都明白这个理儿。大前子脱光了衣服,穿上救生衣,准备把这几把竿子送进去。我在岸上看竿,约好了头灯爆闪,就可以紧线了。检查了一下救生衣下面的两条绳系好没有(多年野钓,让我养成了心细胆大的性格哈)“小心点”嘱咐着,“小菜一碟”目送着小船一点点的划进去了。眼见着头灯的光线越来越暗,线轮已经停止了出线,等着那边头灯爆闪,然后我好紧线,左等不闪,右等不闪,手圈成喇叭,大声喊“好了没有啊”没有动静,“好没好”继续大声喊,还是没有回答,心里涌起一丝不祥的阴影,马上换上救生衣,准备下水。这时候,就听到水里哗哗的摇桨声,大前子划着小船,像箭似的往回飞,我形容的一点不差,库钓海竿,只要是经常送线的都知道,熟练工都是左右轮流划法,这样方向感强,平稳而快,用上全力后,速度那是相当的快,眼见着小船顺着泥冲上草滩,就见大前子一下子跳下船,脸色铁青,全身哆嗦,牙齿打得我都能听得见,人上岸,终于放心了。“怎么了”这阵子雨停止了,天也不冷啊。拿件衣服披上,大前子像个百米冲刺运动员似的,喘着粗气,过了几分钟,终于出声了“吓死我了”,“到底怎么回事?”我问,“刚把钩子放进去,船边上突然打了个花,估计跟这个船大小差不多”哦哦,大前子带的这个船,长约三米,宽约一米五,能打这么大的花,这东西至少得一百来斤。肯定不是鬼,俺也最不怕鬼,八里上英夜钓,往往就是一个人独来独往,哪里偏僻奔哪里去。豪气顿生,心说这么小个水库,顶多是条大鱼。脱光衣服,穿上救生衣,让大前子守竿,我下去送线,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大前子死活不同意我下水。看我态度坚决,拿把军匕给我拿着,那小伙也醒了,这么个折腾法是够吓人的。“只要你叫一声,我俩就往回摇轮。”送线的船横系了一根柳木的棒子,两边挂上两只竿的钩子,腰里别着刀子,我划了进去。每走十多米,岸上就传来一声喊“怎么样了”“没事儿”到了钓点,隐约岸边还在喊:“怎么样”闪了两下头灯,表示没事儿。打开头灯,水面,有不少的青草和玉米叶子已经漂起来了,草鱼咬的。照了一圈,除了深青色的水,什么也没有。慢慢地把钩子顺到

钓位里,闪了闪头灯,示意岸上紧线。又把标前后照了一圈,还是没有动静。慢慢的把船划回来。“看到那东西没?”大前子问,“看个屁,连个影子都没有,草起来不少。”帮他分析一下,鲶鱼的可能性最大,前几年,在海城的山咀水库,海城钓友有钓上过三十来斤的,鞍山的也有钓过五十来斤的。这两盆肉打进去,不招来才怪呢,       关键就是没思想准备,才会吓一跳。大前子也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必尽是经常在水库守钓,情绪也一点点平静下来了。

整整一夜,我的窝子里出了四五条鱼,一条十多斤的鲤子,其余都是四五斤的草鱼。大前子的窝子一口没咬,天光放亮了,小伙起来准备做饭。“这两盆肉打的,一口没咬,还差点吓出个精神病”我开玩笑地说,两三天来,两个陌生的钓友,彼此经历了太多的事情,由陌生到信任,欣赏对方,所以说,只要是钓鱼人,在一起就有说不完的话,讲不完的故事。大前子也不吱声,在那傻乐。“你两睡会吧,饭好了,我喊你们。”小伙说,钻进帐篷,睡着了。

七点多钟,哗哗的雨声,把我给弄醒了。过一会,大前子也起来了。洗完脸,三个人开始吃饭。方便面打鸡蛋。雨越下越大,开始还能隐约的看到对岸人家,到最后真的是水天一色,啥也看不见了。这时候,听着我竿子的铃响,小伙穿着雨衣出去了,我俩继续吃。“咬了,咬了”传来小伙的声音,可不咬了嘛,铃都响了。“又咬了,又咬了”小伙的急促声,两人还没反应过来,“全咬了,全咬了”小伙大喊。因为下雨,雨搭的东西北三面全挡上了,所以看不到我竿子的情况。两个人顶着雨跑了出去,只见小伙手里光威两米七的竿子已经弯成大弓,最左边的一根竿子梢子已经进水里了,中间两把竿梢在那里大幅度的点头,好么,我一个箭步拾起最左边的竿子,提竿中鱼,分量很重,大前子提起一竿,杀钩后放竿架上,再提起另一把竿,三个人三把竿,吭吃吭吃的,这通摇轮,过一会,就听到两人齐声喊“往南去了”,过一会又听到齐声喊:“往北去了”我这边鱼的力量渐小,举目往他俩这边一看,不对啊,怎么个不对法儿,一时半会儿还想不明白,只是感觉不对。过一会,就听大前子对小伙说:“我怎么感觉咱俩摇的是一条鱼呢”终于想明白了,不由得哈哈大笑,我说这俩人怎么像做军操似的,一齐向左转,然后一齐向右转呢。我的鱼抄上来了,是条七八斤的草鱼,心里暗喜哈,鱼见大。过一会,两个人的鱼也摇上来了,是条十多斤的鲤子。上岸后一看,哪是两把竿乱线啊,整个右面三把竿挂的是同一条鱼。大前子用手抹了一下满脸的水,嘴里骂道:“这JIBA鱼让你给钓的,十来斤的鱼能把三把竿全给挂上。”我这边赶紧打圆场,“还行嘛,没挂四把竿子,有进步。”哈哈哈哈,这两人再也不绷了,全都哈哈笑了。顶着雨,把线剪断,回雨搭下慢慢解哈。

那边大前子的竿子犯了,提竿中鱼,唰唰的向回摇,都是五六斤的,有草鱼有鲤鱼。收拾好乱线,我继续抛竿入水。一直到下午两点,鱼就像疯了似的,一会一条,一会一条。最后大前子的竿子已经无法全送进水了,六七把把竿子全闲着,每次送进两把,过一会肯定就咬。我抛竿钓近的优势就出来了,每个人都能钓一百多斤。两点左右,雨停了,鱼口也停了,感觉天气还是很阴,更感觉到了闷,看来可能还要有大雨啊。这时候才感觉到肚子饿啊,一看手机,都两点多了。

天气越发的闷热而阴沉,鱼就像人一样,集体食口了。下午四点多钟,依旧补了窝子,重新换过食,依旧小伙守前半夜,我跟大前子守后半夜。整整一夜,只上了两条小草鱼苗子。这样的天气,估计神仙也钓不到鱼。

凌晨四点左右,瓢泼大雨终于倾盆而下,豆大的雨点子打得青草和玉米哗哗的响,整个水库水面都在冒泡,有时候产生了一种错觉,觉得水库好像开锅了一样。两个人这才感觉到有点冷,穿着雨衣在雨搭下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八点左右的时候,雨淡淡的小了,有点像牛毛丝一样,两个走出雨搭,检查一下竿子。

哦哦,发现我最北面的竿子已经趴下了,线顺着竿梢已经直着搭拉在水里,什么时候咬的呢,根本没听到动静。提起竿子,摇轮换食。摇了能有十几米的样子,觉得摇不动,好像挂石头的感觉。马上警觉,不会是有鱼吧。捧着竿子,弹线也不动,抖竿也不动,水库东面下面是泥底子,不可能挂钩。继续弹线抖竿,这时候,突然在我的东北角,离我不到二十米左右的水面上,啪的一声响,翻起了一个巨大的花,紧接着,竿子那边传来一股大力,梢子一下子被拉低了头,线轮嗞嗞的响,鱼向北冲去,由于力量太大,没敢紧线轮,放了几十米 鱼停了,慢慢的抬竿,往回收线,明显能感觉到鱼左右颤动着跟着过来了,离岸越来越近,再松点轮,这回看清楚了,一条一米左右的大家伙,左右晃当着,跟着朝我这边走,看到岸上的人影,一个甩头,只听嗞的一声,感觉就像放穿天猴似的,线刷的一声,又窜出去二三十米。

心说,你跑呗,抬竿摇轮,鱼再次被拉近,小伙拿着抄网,顺势一下,大鲤被抄上来了。由于鱼太大,没敢抬起来,顺着泥草给弄上来了。好家伙,这个大家伙,长得像猪崽子似的,估计能有十七八斤。这时候,听到身后有说话的声音:“大哥,这岸边的玉米是谁家种的啊。”心知不妙,回头,看到大前子正与库主说话呢,“俺家种的,可千万别用我的玉米打窝子哈。”库主虽然与大前子说话,眼睛却一直盯着这条鱼,明显感觉到库主脸上的情绪变化。多亏大前子提醒,不然把大鱼护提出来,那还了得啊。把鱼放进小鱼护子里,库主走过来看看,还是那几条小草鱼,这一条大鲤子。问我们钓不钓了,告知雨一停,就准备撤退了。

不到一周后,三道岭每竿价格就涨到十元,第二年再去,少二十元一竿就不让钓了,这是后话。

十点左右,再次听到突突的摩托声,还有辆出租车。都听说三道岭出鱼了,来了七八个人,提竿包的,背玉米的,往下推摩托的。其中有个钓友C(略去姓名)在海城钓友里也算是大钓鱼的,但做事相当的不讲究,人见人烦的那种,怎么说呢,喜欢流氓钓。先提起我鱼护,看到里面的大鲤子,二话没说,把半编织袋的玉米泡在我竿边的水里了,支上两把海竿,打到我钓位的北面的定位标附近。过了半个来小时,鱼咬,他提竿,真沉,都是非常熟悉的人,也没说什么,拿起抄网,摇了十来分钟,鱼也没上来。抬头一看,我KAO,好吗,定位标给拽回来了,矿泉水瓶子下面连着三四斤的大石头,都给我拉上来了。这鱼没法钓了,本来也想收拾东西了。问大前子什么时候走,因为他的窝比较重(总计打进去一百多斤玉米了)不想走,想再钓两天。“这都什么BI人啊,还有这么钓鱼的啊。”大前子声音挺大,“都挺熟悉的,反正我也要走了”大前子听这话也不再说什么了。“大哥,你可大的拿。”“行,自己也吃不了几条,拿那么多也没什么用。”从大鱼护里拿了六条草鱼,三大三小,加上这个大鲤子,装了一编织袋子。

收拾好东西,跟大前子和小伙道别,告诉C慢慢钓哈。钓友嘛,什么性格都有,既然缘于一种共同的兴趣,还是以礼相待,虽然有时候心里不太痛快。打了返城的出租车,小伙人也不错,只要了十元钱。我也不太好意思,小伙的话让我挺感动的,“不拉你,我也得空车跑回海城。”得,这一句话,送小伙一条五六斤的小草。拉我到家,又帮我把东西搬楼上,留了手机号,告诉以后再钓鱼需要车给他打电话。

后话,这以后,再没有缘与大前子出钓过。第二年的九月份,学校已经开学了。到二中渔具店买点鱼食,准备夜钓一晚。老王告诉我,大前子在上英水库蹲着呢,已经一周了,当天共出了十来条草鱼,都是二十多斤的,不少的哥们开车去取鱼,但晚上就他一个人守着。给累毁了,人也瘦了一圈,眼睛也扣喽进去了,鱼瘾真是太大了。

有时候也问过自己为什么喜欢上钓鱼,起午更爬半夜,顶烈日冒暴雨,穿着迷彩服,一把泥一把土的,弄得像个鳖犊子似的,真是有福不会享哈。这也许是祖先的基因传承吧,男人的骨子里面总是喜欢鱼猎这些事情。(全文完)

[/fly]

评分

参与人数 4鱼币 +160 积分 +150 收起 理由
琦宝儿 + 10 写的真心好
辽南 + 50 + 50 精彩,转帖加分
李老大 + 50 + 50 感谢转帖
一丁 + 50 + 50 羡慕嫉妒恨

查看全部评分

发表于 2012-12-13 15:47:16 | 显示全部楼层
转帖的都喊累,原创得啥样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16:16:18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16:34:56 | 显示全部楼层
惊险、刺激、精彩、羡慕。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16:57:2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种帖子多转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16:57:2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细腻,好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17:00:30 | 显示全部楼层
这是我除那个东北狩猎的帖子外。您这个帖子是我一字不漏的全看完了用了半小时。写的咋那么好呢!太精彩了。安下心慢慢读真的很不错!您是教语文的吧!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17:00:35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3 18:06:39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鱼友支持,原创老哥真的有才,其它精彩好贴我会陆续转发,希望大家喜欢。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21:07:38 | 显示全部楼层
挺过瘾啊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21:26:48 | 显示全部楼层
不对吧,三个人,六对眼珠子?那不成妖精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3 23:06:34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太长了 看的我眼珠子直疼 写的太精彩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15 19:12:28 | 显示全部楼层
精彩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2-12-15 19:51:06 | 显示全部楼层
陆续跟进,我老婆家毛家店的,所以进四平群凑凑热闹。好贴人人爱。大家喜欢就好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2-12-31 09:11:27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1# sevenzky


    太好了,多多益善啊。有了这个帖子、这个冬天不再冷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1 13:12:04 | 显示全部楼层
看完手又痒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5-14 07: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好帖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楼主| 发表于 2013-6-28 21:23:42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7-1 19:31:17 | 显示全部楼层
很给力啊!加油!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发表于 2013-12-13 00:29:06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QQ|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辽宁钓鱼论坛|辽钓网|辽宁钓鱼网 ( 辽ICP备09010779号 )

GMT+8, 2018-12-16 20:31 , Processed in 0.249600 second(s), 61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Discuz! X3.4 Licensed

© 2001-2017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